職教形勢
您所處的位置: 首頁  職教形勢

“雙高”背景下高職院校技術技能創新服務平台構建的現實困境和優化策略

發布作者: 發布時間: 20-10-16浏覽( 10 )

一、高職院校技術技能創新服務平台建設背景

(一)高職院校的技術技能創新服務水平亟待加強

爲衡量高職院校在技術開發服務、培訓服務和就業貢獻的發展水平,《中國高等職業教育質量年度報告》評選出50所“服務貢獻50強”。數據顯示,2018年,50強校的橫向技術服務、縱向科研服務和社會培訓到款額分別增長了110%26%22%,反映出高職院校更加重視對接市場需求、更加重視技術研發和更加重視職業培訓和服務能力的提升。但是,各個院校之間的技術技能服務能力還有較大差異。例如,從橫向技術服務到款額看,我國有150余所高職院校的橫向技術服務到款額超過500萬元(含100余所院校超過1000萬元),150余所院校的橫向技術服務産生的經濟效益超過1000萬元,一批高職院校服務效益好,在服務中已經形成一定模式和品牌,平台效應逐漸凸顯。但是,全國近3/4的高職院校的橫向課題到款在100萬元以下,半數院校在10萬元以下,4成院校爲0元;從縱向科研服務到款額看,3/4的院校在100萬元以下,4成院校在10萬元以下,2成院校爲0元;在社會培訓到款額方面,全國半數院校在100萬元以下,1/4的院校在10萬元以下,2成院校爲0元。近年來,高職院校服務貢獻整體水平不高、差異較大的情況沒有得到明顯改善。即使是進入服務50強的院校,服務到款額排位靠前和排位靠後院校之間的差距也比較明顯,反映出我國高職院校技術技能服務貢獻能力和水平總體上存在較大的區域差異和個體差異。

(二)打造高水平技術技能創新平台被列爲“雙高”建設重點任務

爲促進新時代職業教育實現高質量發展,加快實現職業教育現代化,服務國家戰略和回應民衆關切,20192月,国务院印发《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明确要启动实施中国特色高水平高职院校和专业建设计划,随后,教育部、财政部联合印发《关于实施中国特色高水平高职学校和专业建设计划的意见》(简称“双高计划”)。“双高计划”成为高职院校继示范(骨干校)建设、优质校建设之后的又一个重大建设工程,旨在支持一批优质高职学校和专业群率先发展,舞起职教的发展龙头,建成高职院校发展的新标杆“。双高计划”重视技术技能创新服务平台建设,在总体目标中提出“打造技术技能人才培養高地和技术技能创新服务平台,支撑国家重点产业、区域支柱产业发展,引领新时代职业教育实现高质量发展”,同时将“打造技术技能创新服务平台”列为10大建設任務之一。

(三)“雙高計劃”爲技術技能創新服務平台建設明確了方向

双高计划”对技术技能创新服务平台建设提出了明确要求,根据平台的功能定位,将其分成三类:一是人才培養与技术创新平台。要求高职院校对接科技发展趋势,以技术技能积累为纽带,集人才培養、团队建设、技术服务于一体,资源共享、机制灵活、产出高效并以促进创新成果与核心技术产业化,重点服务对象是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覚n募际跹蟹⒑筒品升级;二是产教融合平台。需要高职院校与地方政府、产业园区、行业深度合作,兼具科技攻关、智库咨询、英才培养、创新创业功能,重点服务区域发展和产业转型升级;三是技术技能平台。通过进一步提高高职院校专业群集聚度和配套供给服务能力,与行业领先企业深度合作共建,平台兼具产品研发、工艺开发、技术推广、大师培育功能,服务重点行业和支柱产业发展。

二、高職技術技能創新服務平台面臨困境

(一)平台的硬件和資金投入缺乏保障

1.高職院校技術技能創新服務平台硬件條件亟待改善

雖然國務院提出“中央財政加大投入的同時,地方財政也要加強支持”的要求,但是在一些省份這一政策還未真正得到落實。例如,2018年有283所獨立設置的公辦高職院校生均財政撥款不足12000元,还有少数省份将学费计入生均财政拨款中,行业企业举办院校的投入和民办院校举办者的投入更低,财政经费补贴不到位,这直接导致部分高职院校教育教学资源投入不够。而高职院校本身办学成本高(尤其是工科专业),基础设施、耗材、教師工资待遇和教学改革等投入已经让高职院校办学觉得吃力,用于技术服务平台建设的经费少之又少,具有生产性和新技术(新产品)研发功能的设备更是不足。

2.高職院校對技術技能創新服務平台投入缺乏持續性

科研需要長期的投入和關注才會獲得回報,但是高職院校的技術平台建設往往是“項目式”,相應的建設項目驗收後,往往不再爲技術研發平台投入經費,所建立的研發平台的運行缺乏穩定的、可持續的發展機制,有些研發平台甚至因爲缺乏資金支撐而廢棄。如何實現平台的自我造血功能,實現平台的可持續運行是困擾高職院校的課題之一。

(二)平台的教研聯動和企業參與不足

1.技術技能創新服務平台缺乏和教學的深入聯動

高职院校应该将技术平台和专业教学紧密结合,将研发项目作为教学案例进行应用,利用平台带动教師的教学能力和學生的创新能力提升,实现人才、专业、科研三位一体,但是,目前高职院校的技术研发平台和教学并没有形成良性互动,學生参与平台的程度不够,平台的育人功能没有得到较好发挥。

2.技术平台缺乏和其他高校、研发机构和企覚n纳疃群献髅挥锌蒲型哦拥男F笕诤稀⒖蒲兄С痔跫的校企融合和科研过程的校企融合,师生无法直接参与到企覚n目蒲泄ぷ髦校技术服务和创新也就成为空谈。目前由于校企融合机制运行不健全,导致高职院校技术研发平台往往缺乏企覚n挠行Р斡耄与企业共建研发平台往往流于形式,即使是有研发和服务项目,也未能深度参与具体研发过程。在这种背景下,高职教師开展技术技能服务往往是靠个人寻找合作企业,在单个技术服务结束后,基本就不会再次合作,这十分不利于企覚n募际跫寄芑累。相反,如果校企合作深,高职教師和企业员工能深入、长期、稳定地开展技术技能合作,形成聚合式、紧密型的研发团队,形成良好的沟通协作机制,高职院校的技术技能服务和创新工作也会更有成效。

(三)高水平的平台和高質量研究成果不多

高職院校之所以不“高”,主要原因是學校的研究能力不足和研究成果質量不高,這制約了高職院校在服務産業轉型升級和育人的能力。

1.缺乏支撑教師科研的高水平服务创新平台

高职院校的科研平台因为投入少,往往建设体量较小,设备设施的先进性不强,无法支撑教師的科研。目前,高职院校的技术平台水平主要是校级和市级的,较少有省级和国家级科研平台,1000余所高職院校,僅深圳職院、常州職院等幾十所高職院校擁有省級、國家級科研平台。

2.研究”在高職院校內涵建設中的功能定位不准

近些年,雖然一些高職院校開始重視研究,但是研究注意力往往投向縱向重點課題的申報以及高水平期刊上發表論文,在技術研發和服務方面作爲不突出。統計發現,2016362家公辦高職院校在4家職業教育核心期刊、18家與高職相關的高教核心期刊發表高職教育科研論文1224篇,占教育科研論文總量的41.2%,但是産生重要學術影響的成果極少;與之類似,能反映高職技術研發和應用水平的發明專利也産出寥寥。根據有關統計,2018年全國1255所本科高校共獲得發明專利授權75669項,平均每校60.29項;1403所高職院校共獲得發明專利授權2165項,平均每校1.54項。

(四)平台的技術轉化和應用率不高

企业需要的是成熟、直接能产生效益的科技成果,而高职院校以育人为主业,教師往往对技术技能服务重视不够,与市场需求结合不紧密,较少从企业挖掘技术难题开展攻关,研发过程与市场脱节,科技成果供需双方的有效对接能力不足,缺乏市场价值较高、技术较成熟的科技成果。成果多为实验室阶段成果,一般只做到样机或者初级产品阶段,大多不能“即时转化”,企业对科技成果“用不了”,远离生产实际的研究模式导致成果难以转化,满足转化需求的高质量科技成果仍然不足。根据近5年高職院校專利成果轉化數據顯示,我國高職院校的平均專利成果轉化率不足1%

(五)平台的科研團隊水平不高

1.科研團隊建設缺乏優秀帶頭人和研究組織

在研究方面,高职院校研究成果的质量总体不高,研究成果质量不高并非是教師缺乏研究潜力,而是缺乏优秀的科研带头人,没有找到适合他们的研究课题和方法。同时,科研团队组织涣散,团队成员之间没有形成合力和联合攻关机制,缺乏合理的激励、分配机制,成员之间较少开展深入研讨、制定严密的研究计划等,研究方向不聚合,研究成果不成系列。

2.教師自身的应用研发能力有待加强

产业转型、技术升级、流程再造等都对教師专业化水平和服务能力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然而,高职教師很多是学校毕业直接进入教学岗位,面向一线的工作和实践经验不足,追踪产业发展的意识淡薄,对专业前沿掌握不足,其研究方向、工作重心和社会经济发展需求相脱节,教師知识和技能水平与企覚n募际醴⒄共荒鼙3滞步,高职院校教師难以带领學生完成技术服务项目,无法适应真蕶n钠笠迪钅吭俗鳌O嘤Φ兀由于高职教師在技术研发服务方面的能力制约、科研服务意识不强,企业也不愿意将科研项目委托给高职院校师生。

(六)平台的管理和激勵措施亟待加強

1.缺乏專業化的管理人員

技術成果轉化在高職院校中還沒有受到應有重視,甚至很多高職院校都沒有設立專門的技術轉移機構,缺乏專門服務崗位,即便設立了專門崗位,也缺乏專業化成果轉化管理和服務人才,特別是懂成果轉化,並且具備法律、財務、市場等專業能力的複合型人才,在技術平台科技成果的轉化和産業化引導方面能力欠缺。

2.平台的管理和考核粗放

平台管理部门对平台成员的研究方向和过程缺乏规约和引导,导致实际工作开展中,平台研究人员根据自己的研究兴趣开展研究,研究比较发散,有的教師为了完成平台考核绩效往往选择一些“短、平、快”的研究课题,研究成果缺乏市场针对性,也与平台的功能定位、研究方向缺乏关联,在平台成果考核时甚至会出现拼凑成果问题,一个专业组甚至一个分院的教師拼凑研发平台的成果来应对考核。

3.研發服務激勵亟待加強

教師教学任务重,研发服务精力不足。《2019中国高等职业教育质量年度报告》调查显示,有的地区给高职院校核定的教師编制数不足,教師教学工作量普遍偏高,有些院校一学年人均教学课时超过400,有的甚至超過500,在这种教学为主的环境中,教師的教学任务很重,没有充沛的精力针对专业前沿技术和企业需求的技术难题开展技术研发。

三、“雙高”背景下高職技術技能創新服務平台優化策略

(一)加大技術技能創新平台投入,高起點夯實平台硬件基礎

1.給予技術技能創新服務平台充足的資金支持

國家重大建設計劃的實施通常伴隨著大規模的資金投入,只是在不同時期資金的投入方向不同。在國家示範、骨幹高職院校建設時,主要資金投向內涵建設相關的軟件建設,給硬件建設分配的比例較小。教育部引領的高水平高等職業院校與專業的建設計劃,其實也是高職院校的雙一流建設工程,預計國家將在未來的建設過程中,投入650億元的教育經費,而“雙高計劃”建設院校也是爲建設項目籌措了充足的建設資金。以20191024日教育部、財政部聯合發布《關于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院校和專業建設計劃擬建單位的公示》的A10所高水平高職院校建設院校爲例,其建設經費頗爲雄厚,例如,北京電子科技職院6億元、天津職業大學3.4億元、深圳職院9.8億元、黃河水利職院8.5億元,陝西工業職院8.2億元,金華職院6.98億元、無錫職院6.25億元。在這充裕的建設資金中,應該爲打造技術技能創新服務平台分配充裕的、持續性的建設資金,以便支撐平台的硬件投入、研發服務團隊建設和其他研發消耗等。

2.高起點夯實平台硬件基礎

隨著高職內涵建設的發展,技術技能創新服務平台的硬件建設水平需要大幅度提升,這不僅是科研的需要,也是技術和産品層面研究的需要,在工程技術學科方面這種需求尤其突出。技術研發平台的先進水平很大程度上影響了研究的水平,在“雙高”建設過程中,要提升高職院校的技術技能創新服務水平,必須要有過硬的技術技能創新服務平台。“雙高”建設院校要抓住這一曆史契機,將技術技能創新服務平台的硬件基礎夯實。在平台硬件投入之前要做好充分調研、專家論證和預算安排,針對新技術、新業態,高標准、高起點做好硬件基礎設施建設規劃,保障平台硬件的先進性和有效性。

(二)強化“四服務”,建立多元參與的開放創新體系

1.平台要服务學生成才、教師成长、中小微企业发展和产业转型升级

结合科技研发项目和内容构建系统化的平台培养体系,制定和完善培养标准,开发基于项目研究过程的创新课程,产教融合,协同育人,为推进课堂革命、实施有效教学,发挥平台育人功能;依托平台,与企业联合开展产品开发、成果应用与推广、标准制定等活动,推动校企科技人员相互交流、相互兼职,有效带动专任教師专业技能和科研能力的提升;专任教師主动参与中小微企业课题研讨、技术攻关、新产品开发和技术转移,提供技术攻关和技能培训服务,解决中小微企业科研人员不足、科技创新能力不足的问题,有力支撑中小微企业健康发展;平台以有效推进传统行业优化升级、促进支柱产业稳步发展、推动地方高新技术产业快速成长、创新生产性服务业新型发展模式为核心,系统开展科技攻关、产品研发、技术推广、发展咨询、技能培训、成果转化等服务活动,为区域产业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智力支持与人才保障。

2.建立多元協同的開放創新體系

开放创新体系是当今新的一类创新模式,要求更多并行、多角度的创新资源整合,全面吸收全方位的创新要素,形成以创新利益相关者为基础的多主体创新模式,从而打破以往封闭型的、单一主体的技术平台建构模式。技术技能创新服务平台要吸纳企业参与共建平台、共构研发队伍,突出学校和企覚n募际跫寄艽葱路务“双主体”地位,汇集学校、企业、行业和政府的多方优质资源,建立政校行企协同创新机制,实现多方共赢。

(三)突出應用導向,提升各類服務平台的産出質量

1.找准自身定位,突出平台的應用研究和實踐價值

高职院校的技术技能创新服务平台要以解决实际问题为目的。根据“双高计划”对高职院校不同类型的技术技能创新服务平台的定位,为行业企业解决实际问题,提升平台的生命力,产出行业企业真正需要的技术创新成果。人才培養和技术创新类平台,着重在于服务中小微企覚n募际跹蟹⒑筒品升级,同时注重成果和技术的产业化,这类平台主要是致力于技术研发、技术咨询、专利转化以及应用型人才培養;产教融合平台主要是着眼于服务区域和产业发展,着力为地方政府、产业园区和行业提供政策咨询、产业转型对策、社会培训、行业标准制定等;技术技能类平台,主要是发挥专业群的技术服务供给作用,为重点行业、支柱产业开展产品研发、工艺开发、技术推广和技能人才培養,为企业发展提供动能。

2.提升平台産出成果的含金量

高職院校的技術技能創新服務平台要扭轉追求高級別課題和核心期刊論文數量的做法,提升專利、技術標准制定、技術咨詢、工藝革新和政策建議等應用性成果的含金量,逐漸將校級和市級研發平台提升爲省級甚至國家級研發平台,提升服務能力,在深化産教融合上做好文章,做出高職特色。

(四)以研究能力提升爲突破口,構建多類型並存的平台團隊

1.高职院校要鼓励教師成为“研究型”人才

这种研究包括对行业企业需求、产教融合、人才培養模式、日常教学问题、课程建设、技术服务方法、产品工艺改进等应用型的研究,要有强烈的探究意识和钻研精神。

2.發揮平台負責人帶領和支撐研究計劃設計與實施的作用

平台負責人要帶領成員了解服務對象的需求,把握平台的研究方向,選取重點項目開展攻關,制定可行的研究計劃,並且保障平台項目按進度計劃實施,同時要主動了解項目中出現的問題,做好項目建設的溝通,做好平台成員的考核與激勵,保障平台的成果和服務質量。

3.根据教師能力的不同层级开展相应的技术服务和研究能力培养

针对高职院校教師在研究和服务方面缺乏研究方法、对实施路径了解不明的突出问题,高职院校要重点加强教師研究方法的培训,这种培训应该是持续性、阶梯式和项目式的,要注重实效,切实让教師“懂研究、会研究”。

4.組建校企協同創新團隊

平台要注重吸纳来自本科、研究所、行业企覚n母咚平研究专家、行业大师、技术专家等,共建技术技能创新服务队伍,经常性地开展成员交流和项目研讨,合作进行产业创新技术项目研发,带动教師研发和服务能力的提升。

(五)健全考核評價和激勵機制,提升成果轉化效率

1.建立有利于激發科研人員轉化科技成果積極性的考核評價體系

一是进一步完善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的研发机制,以应用为导向,项目要立足产业需求,提升科技成果源头供应质量,同时吸引更多企业组织联合研发,形成主要由市场决定的技术创新机制;二是将科技成果的经济社会效益作为教師能力评价的重要参考指标,将成果转化收入与职称评定直接挂钩的评价机制;三是出台有利于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考核评价体系,高职院校要推进科研人员分类评价改革,将科技成果转化绩效作为对单位及人员评价、科研资金支持的参考和依据,建立完善单位内部科研人员和从事技术转移工作人员的考核评价体系和机制。

2.加大科研人員獎勵力度,探索激勵機制改革

《國務院關于印發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若幹規定的通知》規定,在研究開發和科技成果轉化中做出主要貢獻的人員,獲得獎勵的份額不低于獎勵總額的50%。統計發現,隨著促進科技成果轉化相關政策的落實,研究開發機構、高等院校(普通本科院校)對科技人員的激勵力度不斷加大,科研人員獲得獎勵金額和人次大幅增加。2017年,現金和股權收入總金額爲91.8億元,同比增長16%,其中,科研人員獲得現金和股權獎勵金額爲47.2億元,同比增長24.2%,研發與轉化主要貢獻人員所獲現金和股權獎勵達42.6億元,科技創富效應逐步顯現,充分激勵了科研人員創新創業積極性。完善成果轉化收益分配激勵機制,加大獎勵力度,中南大學將成果轉化收益的70%獎勵給主要科研人員。2017年,444家中央所屬研究開發機構、高等院校以轉讓、許可方式轉化科技成果獲得現金總收入爲23.7億元,科研人員獲得現金獎勵金額爲12.1億元,研發與轉化主要貢獻人員所獲現金獎勵爲10.9亿元。以上做法可以为高职院校提供借鉴,加强对教師的技术技能服务激励,提升其研发与服务的积极性。

3.建立健全技術轉移機構,加快平台成果轉化

建立健全成果轉化工作機制,建立專門從事科技成果轉化的管理服務機構。加強培育專業服務人才,相關部門研究建立技術經紀人培養體系,試點開設科技成果轉移轉化專業及課程。發揮市場化技術轉移機構作用,培育打造運行機制靈活、專業人才集聚、服務能力突出的技術轉移機構。可以探索市場化運營的技術轉移機構,借助第三方技術轉移服務機構,形成“企業+高校+第三方技術轉移機構”的成果轉化模式,瞄准市場需求,推動高價值成果産業化,提升平台的技術技能成果轉化、轉移效率。

(文章來源:《中國職業技術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