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教形勢
您所處的位置: 首頁  職教形勢

“雙高計劃”背景下高職院校特色專業群建設策略

發布作者: 發布時間: 20-10-12浏覽( 10 )

高職教育領域的“專業群”概念,源自哈佛商學院競爭戰略和國際競爭領域研究權威學者麥可爾·波特(Michael Porter)創立的産業集群理論(Industry Cluster Theory),其含義是通過區域聚焦,優化生産要素、共享資源、降低成本,提升市場競爭力。高等職業教育與經濟、科技聯系最爲緊密,能有效推動科技進步、促進經濟發展,特別是在産業集群和産業創新中發揮基礎性的資源作用。

一、高職院校特色專業群建設意義

2019年,國家公布《關于實施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和專業建設計劃的意見》提出“圍繞辦好新時代職業教育的新要求,集中力量建設150個左右高水平專業群……”《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和專業建設計劃項目遴選管理辦法(試行)》要求所有申報院校均以“專業群”的形式申報“雙高”建設方案。“雙高計劃”是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教育大會重要講話精神的根本要求,是爲國家發展提供優質技術技能人才支撐的迫切需要,是促進高等職業教育改革發展、提升教育服務經濟社會發展能力、以教育現代化夯實國家發展的重要基礎。

根據《關于開展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和專業建設計劃項目申報的通知》要求,全國32個省級行政區(含新疆生産建設兵團)共推薦高水平高職學校230所,453個高水平專業群。經統計發現,機電一體化技術專業群申報院校最多,高達21所,遠高于其他專業群。畜牧獸醫、軟件技術、道路橋梁工程技術、物流管理、汽車運用與維修技術、電子商務和建築工程技術等專業群申報院校數量均在10所以上,位居所有專業群的第2~8位。

通過教育部和財政部公示的“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和專業建設計劃”擬建單位名單,從省份布局看,目前已公示的197所擬建單位覆蓋了29個省份。從專業布局看,申報的389個專業群覆蓋了18個高職專業大類,其中布點最多的5個專業大類分別是裝備制造大類、交通運輸大類、電子信息大類、財經商貿大類、農林牧漁大類。從産業布局看,服務面向戰略性新興産業的專業群有113個,面向現代服務業的112個,面向先進制造業的100個,面向現代農業的32個,其他32個。

(一)服務于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

伴隨著現代經濟發展的新常態,新的經濟體系正在形成,我國已經步入了經濟發展轉型的關鍵期。自“十三五”以來,在科技創新發展和産業轉型升級迫切需求背景下,我國經濟發展從以往的高速增長階段邁入了高質量發展階段,從“經濟大國”走向“經濟強國”,産業集群效應越來越明顯。産業集群是推動區域經濟增長的重要方式,但産業集群也對複合型高素質人才提出了更爲迫切的需求,單個專業已經很難滿足目前人才需求的變化。職業教育是與産業結構相適應的教育類型,其邏輯起點就是職業。與單個專業相比,高職專業群體量大,開放性強,企業參與度深,輻射帶動性明顯,專業群內各個專業既資源共享,又相互融合,能充分發揮跨專業的優勢,更靈活地適應市場需求的變化,滿足經濟社會發展,更好地服務于現代經濟體系。

(二)滿足高質量更充分就業需要

就业是最大的民生。现代社会,政府、高校和毕业生都对就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毕业生对于就业的要求也不再是有业可就,而是有质量地就业,政府和高校关注的不仅仅是就业率,更多的是“就业力”。如何实现高质量更充分的就业是高职院校亟需解决的问题。人工智能、互联网、云计算等信息技术的兴起和应用,对传统产业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和冲击,新的岗位、新的职业不断涌现,原有职业岗位也出现了新的特点和要求,岗位综合性越来越强,对个体的综合能力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社会对高素质技术技能型人才的迫切需求与高职毕业生综合能力不匹配的矛盾日益凸显,与产业结构相协同的高水平的专业群既保持了专业的相对稳定性,也体现了灵活性,专业群内专业方向的设置可以主动地适应当前职业、岗位综合性、多样性的变化需求,提高人才培養的综合性、针对性和适应性,专业群建设是满足国家对优质人力资源需求的关键,能更好地实现高职毕业生高质量更充分地就业。

(三)實現高水平高職學校的支撐

2019年,国务院颁发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把职业教育摆在经济社会发展中更加突出的位置,明确了职业教育的基本定位、总体目标和具体要求。高质量的职业教育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人才和智力支撑,高质量职业教育的核心是人才培養,而专业群建设也是人才培養的关键所在。与以往的示范校、优质校评选标准相比,“双高院校”的评选在项目设置上强化突出了专业群建设的位置,专业群建设成为了进入“双高院校”的基本条件,开展专业群建设是推进高水平高职院校内涵建设的关键,是实现高水平高职院校特色发展的支撑。高职院校在专业群建设中可以打破以往传统专业设置“千校一面”的格局,协同区域经济发展,突出行业发展优势,构建专业—产业—职业协同发展的新格局。

二、高職院校專業群建設面臨的挑戰

專業群建設的重要性已經得到廣泛認可,相關院校在專業群的組合上,體現在交通、機電、土建、旅遊、護理、會計等相關專業上,其實踐也取得了一定成績,但仍存在很多問題,總體來說,我國高職院校專業群建設仍處在初級階段。

(一)專業群建設標准缺失

標准是爲了在一定的範圍內獲得最佳秩序,經協商一致制定並由公認機構批准,共同使用的和重複使用的一種規範性文件。高職專業群建設標准是開展專業群建設的方向標,是指引專業群建設的燈塔。在我國大陸部分地區率先出台了專業群建設的地方標准,如江蘇省在2015年公布了《江蘇省職業學校現代化專業群建設標准》,設立專業群構建、培養模式改革、課程體系建設、教學團隊建設、實訓基地運營、建設成效發揮6個一級指標17個二級指標。這套標准在發布之後也引起了其他地區院校的效仿。但總體而言,在高職教育領域,還沒有一個可以廣泛應用于全國專業群建設的參考標准。因此,高職院校在進行專業群建設時很容易出現所建專業群的培養目標和畢業要求與社會需求不匹配,以及專業群的課程體系不完善等問題。

(二)專業群組群邏輯不一

當前,我國高職院校在進行專業建設的過程中,對于專業群的組建原則與邏輯以及如何組建尚螐男統一的認識。在具體實踐中,專業群組建邏輯主要有三個:一是采取若幹個工程對象相同、技術領域相同或學科基礎相近的專業進行組群;二是以核心專業帶動2個或2個以上跨二級類專業,形成相互依賴和相互促進關系的組群方式;三是以相近職業崗位(群)或者産業鏈上下遊一致進行專業群建設。第一種邏輯偏向于共同學科基礎和師資力量的狹義定義,第三種邏輯則是從産業鏈一致性出發,往往就是包括跨學科專業的結合。不論是高職院校基于哪一種組群邏輯,“專業群”不是若幹個專業的簡單拼盤,否則是以群的名義切割教育資源,對專業建設本身無實質意義。

(三)專業群評價體系缺位

專業群建設評價指標體系是專業群建設的依據、計劃、實施過程和成果的具體體現,專業群建設的好壞很大程度上取決于科學合理的專業群評價指標體系。很多高職院校雖有“專業群”的外在形式,但實際上還是按照專業在建設,這個問題的關鍵在于專業群的評級機制和評價標准沒有建立起來,因爲評價目的不明確,導致目前的專業群建設評價依然停留在診斷的層面上。雖然高職教育領域專業群建設的研究已經有一段時間,但如何建立科學合理且具有指導意義的評價體系,現在還沒有受到全國範圍的認可的研究成果和政策方案可以借鑒。

三、我國高職教育專業建設的政策邏輯

在國家高職教育政策層面,最早出現“專業群”概念的文件是200611月教育部、財政部發布的《關于實施國家示範性高等職業院校建設計劃加快高等職業教育改革與發展的意見》,該文件提出“重點建成500个左右产业覆盖广、办学条件好、产学紧密结合、人才培養质量高的特色专业群。”此后,“专业群”一词多次出现在高职教育政策文件中。

(一)從規模擴張到高質量發展

2006年提出重點建成500個左右特色專業群到2010年,全國分3批共完成了440個重點專業群的試點建設。20107月,教育部與財政部聯合下發的《關于進一步推進“國家示範性高等職業院校建設計劃”實施工作的通知》提出新增100所左右骨幹高職建設院校。20119月,《教育部財政部關于支持高等職業學校提升專業服務産業發展能力的通知》提出“支持1000個左右高等職業教育專業進行重點建設”。20126月,全國共969所高職院校納入了行動計劃。短短幾年時間裏,“以重點專業爲龍頭輻射帶動相關專業”的專業群建設模式基本覆蓋到全國高職院校。直到20157月發布的《高等職業教育創新發展行動計劃(20152018年)》提出“应加强专科高等职业院校的专业建设,支持紧贴产业发展、校企深度合作、社会认可度高的骨干专业建设,依托重点专业(群),整体提升专业发展水平,促进区域产业结构调整和新兴产业发展。”自此开始,我国高职院校专业群开始從先期的规模扩张阶段迈入高质量发展的优化阶段。

高职院校专业建设從示范校、骨干校建设阶段,到优质校建设阶段再到特色高水平建设阶段,变化的不只是院校和专业数量的递减过程,同时也体现了我国职业教育由原来注重教育大众化来实现增量扩招,到现在注重提供优质教育的高质量内涵式发展;是职业教育对经济发展的适应,也是职业教育发展规律的必然。

(二)從兼顾平衡到扶强扶优

雙高計劃”旨在集中力量建設一批引領改革、支撐發展、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高職學校和專業群,是要引領職業教育服務國家戰略、融入區域發展、促進産業升級。本次公示的56所學校中,江蘇省以7所院校位列全國第一;浙江、山東分別以6所、4所分列二、三名。值得注意的是,重慶是全國4大直轄市中,雙高建設院校最多的直轄市,有2所高水平學校和8所高水平專業群院校。上海是雙高建設院校最少的直轄市,僅有1所高水平学校而螐男高水平专业群立项。從全国来看,32個省級行政區(含新疆生産建設兵團)中只有西藏和青海兩地沒有高職高專院校入選。

從国家关于职业教育的重大发展战略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国家对地区间学校布局不再是以区域平衡为主,而是以扶强扶优为首要,因为“双高”计划的战略意图是集中力量打造一批世界水平的学校,培养一批国际水准的學生,以满足“高精尖”型企业的需要。所以,列入“双高”建设计划的学校自然是最优质的学校,入选建设名单最多的自然又是江苏、浙江等经济社会发达省份。在这一点上,本科的“双一流”建设名单表现得更加明显,42所一流學校只分布在20個省市自治區,超過1/3的省區是空白。

(三)從“外部倒逼”到主动作为

专业建设是高职教育内涵发展的重点。從专业建设转向专业群建设,高职院校有着“促进教学资源共享,提升专业竞争力”的自觉。高职院校以服务区域地方经济社会发展需求为基本面向。基于产业集群发展的背景,即便是单个专业实力较强,也很难把握产业集群发展对职业教育人才培養提出的新要求。以往我们的专业建设总是在行业产业转型升级之后,是在企业生产技术与工艺流程改进之后才开始将企业新技术、新工艺和新规范转化为教学资源,仿照企业真实环境建设实训室。这也就是通常说的“行业走在人才培養的前头”,而人才培養是具有周期性和长期性的特点,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以产业集群发展催生促进高职院校专业的“群化”发展,倒逼高职人才培養规格要对接区域产业群发展,以此满足产业链、职业岗位群的需求是永远“追赶”不上行业企业的用人需求的。“双高计划”要求高职院校主动参与供需对接和流程再造,势必要求高职院校以前瞻意识把握全球产业发展和区域行业升级的趋势,主动服务行业企业需求。因此,從行业企业需求的“外部倒逼”转向高职院校把握行业企业发展趋势,主动进行专业群建设是高职院校培养學生岗位普适性,提升职业迁移能力的重要途径,是高等职业教育为产业需求侧提供有效供给的必然要求。

四、高職院校特色專業群建設的參考策略

随着社会的发展,专业分工越来越细但对于人才的要求是复合型,职业教育作为直接服务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教育类型之一,需要为行业产业发展培育高素质复合型人才。因此,专业建设要從原来的单打独斗转变为以群组为单位进行专业群建设。

(一)專業標准的轉型升級

吸收国际专业认证在“以學生为中心、以成果为导向”的先进建设理念,主动对接国际先进标准,参考相对成熟且权威的国际标准和专业认证标准,比如以《悉尼协议》为代表的工科专业认证标准、以美国商学院认证委员会(Accreditation Council For Business Schoolsand ProgramsACBSP)为代表的商科专业认证标准等,开展国际可交流的专业群建设。首先,专业群建设要体现“以人为本”。《悉尼协议》强调“以學生为中心”,高职院校专业群建设应紧紧围绕“如何培养學生”开展,明确毕业生的毕业标准,建立“以结果为导向”的评价体系,以“學生全面发展”为核心,全方位考虑學生发展与行业产业发展是否相一致,体现以“學生产出”为标准的专业群建设理念。其次,专业群建设要兼顾专业群的共性与个性。《悉尼协议》的认证标准是從大专业角度划分专业认证范围,但不干涉各个专业方向的设置。专业群建设可以明确培养目标和课程体系设置,但不统一制订培养方案,这样既保持了专业群标准的共性,又充分尊重了群内各专业设置的个性,为专业群结合区域经济发展以及本专业特色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第三,专业群建设要秉持“可持续发展”理念。《悉尼协议》提出的毕业生毕业标准中,知识目标、职业道德、能力要求、素质要求突出体现了对社会、经济、环境的重视。高职院校专业群建设应在以往的构建思路上,充分考虑国际性互认协议的要求及国际劳动力市场的要求,推动學生职业道德、职业责任和职业素养养成,促进社会、经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

(二)近期可見的標杆動態

高等教育发展水平是国家综合竞争力的重要标志之一,“标杆分析法”是强调以优秀的对标组织作为学习对象,在对比差距的基础上,创造自己的最佳践行路线。因此,在专业群建设过程中,建议职业院校采取“标杆分析法”进行相关工作,通过比较选取适当的标杆院校找寻差距,提升组织自身竞争力,重新思考和改进工作方式方法,持续改善以提高自身的竞争优势。在标杆分析方法的指导下,围绕“双高院校”建设要求与内涵,对本校的综合实力、师资、实训条件、教学、科研、技术技能积累和社会服务能力、人才培養质量和国际化等方面进行自我剖析,选取境内外合适的职业院校作为标杆院校进行差距对比,进行标杆分析,制订未来3~5年的趕超方案,能有效推進高職院校專業群建設和學校發展戰略目標的實現。

(三)建立面向區域的專業結構

专业群建设应以服务社会为要,符合经济发展和国家战略需求,体现集群发展、突出重点的区域服务型高职专业体系特征。一方面,要通过调整专业设置、聚焦产业领域、合理面向不同岗位、打造专业基础平台、加强学科支撑等方式,来增强专业之间的职业联系,不断优化专业结构,提升专业群的资源整合度。另一方面,要不断加强专业群与区域优势产业、新兴产业的融合,通过转型或升级专业培养定位、开辟专业方向或课程模块,选择具有龙头地位的标杆企业或者联合具有资源集聚能力的产业集群或联盟开展深度合作,实现专业群与区域产业集群需求的高度融合,打造专业—产业—职业—生涯持续发展模式。要推动各类专业群向国家支柱产业等重点领域转型,如机电类专业向工业机器人、机电一体化专业领域转型,医学教育向大健康领域发展,有效地激发专业发展的活力,提高人才培養应对产业变化的能力。

(四)打造高水平教學創新團隊

《全国职业院校教師教学创新团队建设方案》明确提出“用3年左右的時間,培育和建設360个能满足国家建设实际需要的高水平、结构化的国家级团队。”当今社会是一个信息时代,信息技术发展瞬息万变。职业教育承担着为经济社会发展培养高级技术技能型人才的重要责任,对高职院校来讲,就是要不断打破舒适区,不断自我创新变革。而教学创新团队是人才培養的重要支撑,是职业院校改革发展的重要人力资源,是专业建设的核心要素与主体力量。面对专业分工越来越细,专业群建设要做好专业与专业的对接与整合。如何进行专业群建设,需要教学创新团队聚焦产业高端,把握国家和区域战略性重点产业领域和民生紧缺领域的重大改革措施,按照国家职业标准与岗位典型工作任务开发课程体系,增强新兴技术在教学内容中的覆盖,以国家教学标准为指引开展基于职业工作过程的模块化课程、项目式教学,從而构建符合产业、市场需求的人才培養模式。

(五)塑造利他共生交互模式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转入新常态,职业教育与社会、市场的联系日益紧密,通过知识传承、创新与共享来服务社会经济发展。职业教育与社会、经济、行业、企业等伙伴关系要建立起一种利他共生交互模式,利他方能利己,成就他人才能最终成就自己。在高职院校的专业群建设中,专业群内各专业之间应当是一种利他共生关系,即专业群内各个专业既资源共享,又相互融合,是共生共赢的生态关系。这种利他共生的交互模式首先体现为利他优先,各专业先为其他专业创造价值,然后才有自身价值,各专业充分发挥自身专业的优势来服务其他专业,才有专业自身的成长;其次,各专业强调包容性的增长,要平等、交互和共生。利他不是简单的让利,或者利益共享,利他最重要的是赋能,從而为本专业谋求更大价值。专业群应是一个能量放大器,各专业借助于专业群这个平台,能力能够得到放大,能获得想要的资源,能获得所需要的能量和能力,能更灵活地适应市场需求的变化,满足现代社会经济发展所需,这也是专业群建设的意义所在。

(文章選自《中國職業技術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