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教形勢
您所處的位置: 首頁  職教形勢

高職院校內部治理的邏輯與策略——基于“雙高計劃”的討論

發布作者: 發布時間: 20-10-09浏覽( 10 )

雙高計劃”作爲高職院校參與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的執行方案,成爲國家現代職業教育治理體系建設的重要內容之一,共有197所高職院校入圍“雙高計劃”第一輪建設單位,占到了全國高職院校總數的14.6%,对高职教育整体改革发展的引领与示范作用不言而喻。这些入选学校需要对照当地优势产业组建专业群,通过对核心、关键岗位嵌套的能力在职业教育领域进行知识重构,优化课程和教材,实现产教深度融合,有效培养技术技能人才,从而实现职业教育在国家与地方两个层面、产业和社会两个维度协同发展。不少学者对“双高计划”带来的高职院校内外部要素变化、治理策略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论述,并在专业群、二级院系和学校层面提出了可行的改革发展建议。实践经验和来自新制度经济学的研究不断加深这样一个事实:人才培養的效率,一方面来自职业院校与市场对接的有效性,另一方面来源于内部治理的合理性。为此,高职院校在教学层面进行了大量的组织创新,按照产业生产逻辑对知识体系重新进行切割,组建了新的专业群。但这些大多基于现有的教学组织形态的治理模式变革,没有深入到专业组群的逻辑内核进行知识结构层面的挖掘,也就使得院校层面的治理缺乏对知识创新层面的资源配置,治理效率也会相应打折扣。因此,需要从“双高计划” 的本质去理解高职院校的根本任务、面临的挑战以及需要建立的配套治理体系。

本文从工作世界的视角,讨论了“双高计划” 建设的政治经济背景,分析了“双高计划”教学组织改革的内涵与实质,工作世界生产逻辑与高职院校教学组织的关系,高职院校面临的挑战等,并针对这些问题提出有效治理的策略。

一、“雙高計劃”是時代發展對職業教育提出的新要求

(一)時代精神賦予了高職教育更高要求

我黨在各個曆史時期,對專業技術人才意識形態教育有著深刻的認識,從20世紀50年代起,提出了“一顆紅心,兩手准備”到“勞模精神”“大慶精神”再到“又紅又專”,不同時期的勞動精神折射出時代對技術技能人員的基本信念、價值追求、人生境界及其展現出的整體精神風貌的要求,並通過學校教學、勞動實踐內化爲技術技能人才的時代精神。

進入新時代,黨中央統籌推進“五位一體”“四個全面”戰略布局,提出了全面加強黨的領導,並要求職業教育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培養複合型技術技能人才。習近平總書記在2016年全国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会议上指出,除了思想政治课程之外,“其他各门课都要守好一段渠、种好责任田,使各类课程与思想政治理论课同向同行,形成协同效应”。这就要求职业院校在人才培養过程按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以及行业素养、岗位标准的规范,深化思政课教学改革的同时,将思政内容、职业素养、行业伦理等纳入专业人才培養的全过程,响应时代对职业教育的新要求。

(二)“雙高計劃”是産業發展的需求

研究表明,技術進步、生産方式變革、勞動生産率提高和降低制度成本,是破解制造業空心化的根本途徑,技術創新與提高工人勞動生産率,不僅成爲我國産業轉型升級的重要路徑,對職業教育而言,兩者還有著非常密切的關系。

产业端的技术创新为职业教育带来两个方面的影响:一是新产品、新技术直接影响了职业教育的知识结构。如智能包装领域的新型食品包装作为新兴行业,相关企业的岗位就需要食品加工技术与包装设计技术的跨专业知识,职业院校的包装印刷专业人才培養就需要导入食品加工、营养健康等专业知识。二是新技术的使用会带来企业生产组织、岗位结构变化,导致职业教育人才培養方向发生改变。如机器人技术与食品加工生产结合,使企业生产过程的岗位结构发生变化,形成生产岗位低技术化和辅助生产部门高技能化,职业院校的食品加工制造专业方向则需顺应这些变化而发生改变,向食品创新创意与食品生产自动化技术等方向发展。

上述政治、经济、社会等外部环境的变化和要求传导到职业教育领域,形成了构建中国特色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需求,构成了此次“双高计划”出台的宏观背景。基于此,“双高计划”是按照工作世界生产逻辑从岗位的深层次知识结构变化规律打开职业教育“黑箱”,按产业链知识编码逻辑和时代精神的内在要求,通过不同专业组合,实现有效人才培養。

二、“雙高計劃”對高職教學組織變革的影響

(一)“雙高計劃”背景下高職教育教學組織改革的底層邏輯

根据上述外部需求“,双高计划”本质是适应社会体系和经济体系对人的综合能力需求,根据微观层面产业链知识编码逻辑和岗位的深层次知识结构变化规律,通过专业层面的教学组织创新,实现有效人才培養。

具体来说:在社会体系中,要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价值观,现代社会的公民素养以及时代精神进行解析,根据职业院校學生特点、职业规划和成长规律转化为对应的课程体系和知识内容,并融入职业院校的通识教育。

在經濟體系中,要根據不同行業、企業的工業工程特點,對崗位能力嵌套的生産技能、職業素養等知識在三個層面進行編碼:一是對知識內容進行分解,按照專業知識屬性、知識關系,映射到相應的專業中;二是將分解的知識轉化爲不同專業的知識內容,並根據崗位知識的編碼邏輯進行重新組合,構建新的課程;三是將涉及的專業按照這套知識編碼邏輯進行組群,而所組建的專業群構成了教學組織的基本單位。

可见,“双高计划”带来的底层逻辑变革是基于经济社会发展对职业教育更高层次的要求,引发在知识层面的关系与结构的重构,并根据知识特点、编码逻辑建立相应的教学组织进行人才培養的改革。

(二)“雙高計劃”背景下高職教育教學組織的創新的內涵

一是重構教學組織形式。企業以産品生産流程進行資源配置的同時,需要按照産品生産的環節和工藝流程,設置相應的崗位,這些生産崗位需要的能力結構、知識體系,實際上是企業按照産品生産的要求進行對應知識配置過程。高職院校對接區域優勢産業群,按照生産流程需要的知識配置方式進行專業群構建,是院校按照工作世界的真實知識需求進行教學組織創新的過程。因此需要高職院校立足現有的專業基礎,瞄准本地産業群的核心崗位,構建新的專業群,突破傳統的學科專業模式。例如,高職院校普遍設置的機器人專業、信息專業、市場營銷專業,按照傳統的學科模式分設在不同的教學組織內部,按照生産流程設置專業,則需要按照生産流程、應用場景,分別組群。

二是创新人才培養模式。一方面,根据社会、行业、企业和员工需要共同遵守的行业道德规范,如食品类专业要将“食品行业是良心行业”“精益精神”等行业共识融入专业思政的课程之中,构建课程思政体系。另一方面,根据企业核心生产岗位嵌套的知识结构,重新设计人才培養流程、教学方法、考核方式,打破以往人才培養过程主体单一、教法单一和考核单一的局面。

三是优化专业课程体系。课程体系优化包括课程的选择、整合、编排、重构等环节,目的是使课程体系中课程之间的衔接和配置按照企业生产逻辑、知识生成逻辑进行集成。主要包括基于生产过程的基础课程、共享课程、专业课程、实践课程之间的权重比例(学分)、课时比例(课时)、逻辑结构(先后顺序)的优化,重点在专业群内部、课程群之间的关系的优化。一方面,按照关键岗位的核心能力构建核心课程,同时也要能够更好地适用人才培養目标;另一方面,按照知识逻辑和生产流程优化课程教学顺序,课程顺序反映了能力之间的内在关系、知识生成的逻辑关系,是课程之间衔接和组织教学的需要。

顯然“,雙高計劃”提出的專業群建設存在兩個層面的優化:一方面高職院校對照自身辦學目標和區域行業發展態勢,明確服務的産業鏈,從産業集群與專業群協同的視角設置專業群。另一方面,真實工作世界中嵌套于崗位的可編碼知識是基于完成生産任務的不同領域知識融合,構成了專業群組群的知識要件。這些知識要件基于不同編碼,構成知識提供者的全部權利簇,並通過教學空間和教學時間的切割構建多種知識編碼邏輯和制度安排。

三、工作世界生産邏輯與高職院校教學組織的關系

事實上,真實世界的産業鏈是動態複雜的,是基于高度分化的現代科學與工程技術知識系統集成、融合的複雜體系,反映了生産技術和生産過程的複雜性。

一是産業鏈的複雜性賦予了生産崗位能力的複雜性和動態性。産業鏈已成爲現代科學與工程技術知識系統集成、融合的複雜體系,一個企業可能既是一個産業鏈的一環,也是另一個産業中的一環,産業與産業之間呈網狀鉸鏈、聚集分布的同時具有層次性,這就使得生産知識既是高度分化的,也是高度複合的,體現在同類生産崗位的離散分布和內部知識結構的多學科交叉。同時,生産崗位的知識內核也是動態變化的,表現在企業會根據市場的需求,以及自身的成本構成對崗位進行優化,如新産品、新技術投入,會帶來生産崗位的重新布局調整,勢必也會帶來崗位能力要求變化。

二是企業生産過程實質上是對生産知識的配置和治理。企業以産品生産流程進行資源優化是朝節約成本的方向進行的,這一過程不僅是産品生産過程的優化,也是企業對生産所需知識的最優配置方式,需要企業在生産過程中根據生産任務配置相應的知識。以消費類電子、快消品生産爲例,這類産品具有生産時間短、任務重,生産量大的特點,這些特性決定了快消品生産企業的生産部門需要不停地根據公司內部現有的資源進行配套使之跟上生産節奏,而采取相應的技能策略。如使用技能熟練的技術工人、高度自動化的機器和操作維護工人,此外,企業還要根據這些機器、工人建立合理的生産管理方式和激勵策略,使其産能和質量達到最優化。而企業對人和機器的配置實質上是對生産知識的配置和管理。

三是高职院校专业群是将产业链中企业生产岗位嵌套知识进行编码,转化为教学知识并进行资源配置的单元组织。既然岗位能力处于不断调整优化中,其知识结构和知识编码也就需要进行不断地调整。这就需要职业院校对生产岗位进行考察和分析,注重收集关键岗位、核心岗位的典型工作任务,并对这些工作任务进行知识编码。更重要的是,高职院校内部需要组织有效的教学单位对教学资源进行配置,实现知识编码的完全对接,即通过人才培養方式和教学组织的变革以有效对接工作世界的知识革新。

四、“雙高計劃”背景下的高職院校內部治理三大挑戰

(一)外部關系面臨重構:工作世界生産邏輯帶來的外部挑戰

企業根據生産任務的需要,確定生産邏輯進行生産組織與知識集成,這種生産邏輯是按照生産任務、工作情境、參數指標設定,打破了傳統的學科式知識組織方式。這就使得高職院校要根據工作世界的生産邏輯,把工作過程的標准要求(包含職業素養)、工作經驗、解決方法的一般性概念與原理轉化爲可教知識。

工作世界生産邏輯只是關注了知識微觀結構的變化,但對生産系統與教育系統的合作來說,還需要從更宏大的區域産業特點、政企關系、政校關系等層面進行深層次的改造和重建。特別是在新時代背景下,隨著央地關系、經濟結構進入結構化調整中,政企關系、産業結構方向受到直接影響,作爲職業教育也受到了來自外部的影響:

一是高職院校的舉辦方過度關注對高職院校辦學活動的監督管理、激勵約束,缺乏通過一系列的制度創新以及可置信承諾爲高職院校融入區域産業提供制度保證和制度空間。特別是在當前國內外宏觀經濟整體下行趨勢已成定局的情況下,進一步激活辦學體制,加大學校市場主動性對降低學校對政府財政的依賴性更具有現實意義。二是盡管高職院校通過內部機制優化在一定程度上增強了對區域經濟社會的貢獻和協同發展作用,但是忽略了工作世界個體(企業)既是産品生産的主體,也是知識生産的主體,校企合作的核心是有效知識的生産與傳遞,按照生産邏輯施行知識層面的深度産教融合組織還沒有完全建立。三是隨著職業教育對工作世界認識加深,高職院校面臨著來自工作世界前所未有的挑戰,要求高職院校與企業的合作層次更進一步下沈到企業的生産任務中,這就需要更加完善的合作機制、保障機制和分享機制。

(二)治理效率有待提升:教學組織知識邏輯帶來的內部挑戰

双高计划”背景下,当前的高职院校专业组群大体分为三种模式形成了三种不同的教学组织:一是传统的组群模式,按照学科相近、资源互补的方式进行组群,通常把办学历史长、师资力量强、人才培養水平高的专业确立为龙头专业。二是按产业链上下游生产岗位关系进行组群,把办学积累最深厚,与产业关系最密切的专业确立为龙头专业,整合学科临近专业进行组群。三是根据不同产业链之间相互渗透、相互作用的情况,按照不同的生产岗位能力和工作任务要求进行跨教学单位的专业组群。由于三类教学组织都是按照岗位能力的知识逻辑进行编码形成的,知识复杂性不同,对应的教学组织形态尽管不一样,但专业群的教学组织逐渐实体化,不再是一个虚拟的协作机制,需要对内部资源进行重新配置,这就对高职院校内部的治理方式提出了挑战。

一是产教融合平台需要向高效、精细转变。知识论角度的“双高计划”打开了工作世界知识生产的“黑匣”,因此产教融合、校企合作需要精细到生产过程,按照企业生产过程对高职院校的教学过程进行协同与改造,这涉及政府、行业、企业与学校的共同努力。二是师资队伍建设需要向务实、有效转变。传统的高职院校师资队伍建设强调“双师”、兼职教師队伍建设,需要从企业选引技术人员充实到高职院校的师资队伍。但“双高计划”在政府财政普遍紧缩情况下,扩张型的教師队伍建设已不可能,特别是“专业群”建设背景下,跨专业的教師资源共享、跨界技术合作都需要从内部机制上灵活配置师资。三是教学质量保障体系需要向分层、科学转变。尽管在高职院校的内部质量保障体系逐步建立了完整的教学管理体系,但组织内部如何进行有效治理,特别是专业群的教学质量保障体系与专业层面的质量控制体系如何进行合作,实现教学效率优化,则需要更加精准的教学组织治理模式实行“一组织一策略”。

(三)資源平台共享乏力:職業院校治理邏輯帶來的自身挑戰

随着我国构建中国特色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双高计划”的有效推进,意味着从职业教育的各个方面构建标准化的解决方案,职业院校面临职业教育自身体系建设、类型发展的战略任务。高职院校发挥主体作用,积极探索从职业教育的底层逻辑进行人才培養改革的路径,从教材、课程、实训基地建设、师资管理等方面进行标准化建设,建构了一批能够真实反映岗位能力、符合人才培養规律的标准化课程、教材、实训基地。以专业群为单位的教学组织创新,需要打通上述教学资源,实现共建共享,对高职院校来说还存在以下问题:一是职业院校内部没有建立资源共享机制。现有院系组织还存在结构束缚、部门中心等问题,资源有效配置、系统激发活力等方面还不能推动生产过程知识有效整合与转化。二是专业群还缺乏实体教学行政组织支撑。现实中,不少专业间的组群方式是按市场价格机制交易机制各取所需,如单纯邀请其他专业教師授课,这种松散的专业组群逻辑是纯粹的市场交易方式,很难参与到对专业课程体系按照产业生产逻辑可编码知识进行重新编排。因此,需要按专业群的建设基础组建相应的科层制行政组织,形成一种处于市场交易与内部科层之间的中间层教学组织形式,它们既有市场交易属性,又有内部管理属性,融内部科层制与外部市场交易两种资源配置方式为一体。

五、“雙高計劃”背景下的高職院校治理策略

既然“雙高計劃”帶來了職業教育底層知識結構的重組,並導致了教學組織的變革,就需要學校優化資源配置來實現對不同的教學組織進行有效治理。

(一)立足時代精神,加強黨對學校教育工作的全面領導

学校党委应在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的战略高度,从学院长远发展的角度深刻把握党在教育工作中全面领导的实质,充分认识、协调处理好以下三种关系:一是充分认识党中央构建中国特色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与地方主导职业教育发展的关系。强化学校办学目标与中国特色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战略目标一致,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人才目标一致;在培养模式上与 “双高计划”规定的内涵、做法和要求相符,与地方的发展定位、社会目标、产业结构相匹配,做好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实践者的角色。二是充分认识地方党委政府与本地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找准本地经济社会中地方党委政府赋予学校的历史使命,制定学校改革发展的目标,在地方党委领导下,贴近市场办学,把生产设备、生产人员、生产技术等产业要素引入学校,优化内部资源配置,培养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急需的技术技能人才,做好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人才储备库的角色。三是充分认识学校党委与学院发展的关系。一方面严格落实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优化配置资源,把立德树人融入思想道德教育、文化知识教育、社会实践教育各环节,把学校各类资源调整到学校有效实施 “双高计划”的战略目标上;另一方面,强化二级院(系)党建,通过党建带头人、学术带头人培育工程,将专业组群发展、专业知识、行业素养与课程思政有机融合,为打造技术技能人才培養高地和技术技能创新服务平台提供坚强的组织保证。

(二)对接生产过程,深化人才培養模式改革

一是对接产业群,将人才培養过程与工作世界的生产过程融合、企业岗位能力标准与课程体系标准融合、工作内容与课程内容融合,同时,提炼能够体现行业特色、反映时代特点、体现职业精神的价值要素融入专业思政、课程思政体系建设,实现全程融通,培养“思想道德好、专业技能精、职业素质高、创新意识强”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

二是针对生产过程关键岗位的核心能力需求,开发典型教学任务及相应的实训项目。针对企业真实生产案例、产品特性和生产手册,编写活页教材,开发工作手册式教材。这些教材以生产流程(工作过程)为导向,按照原料选择、验收、预处理、配料、加工、包装、入库、出库等工作流程,聚焦生产、检测、品控等实训任务某个环节的技能点,反映知识点及其与技能点之间的逻辑关系,满足學生的自主学习需求。当需要更新知识点、技能点时,无需更新整本教材,只需针对性替换相应活页即可,发挥活页式校本教材灵活性的优势。

三是优化完善课程结构,构建新型课程体系。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贯穿技术技能人才培養的全过程。以强化专业特色、充分利用资源为目标,优化专业群课程结构,与企业合作,共同构建融入产业高端人才培養特质的“基础共享、核心分立、拓展互选”的新型专业群课程体系。同时,依托行业和先进企业,组建综合虚拟车间,开展工程教育,让學生在技能学习中接触和掌握复杂工程问题中的技术开发与实现。

(三)依靠科學管理,優化院校內部治理體系

一是搭建政、行、企、研等多方合作办学平台。有效整合校企之间、校校之间、学校与行业间优质教育资源,积极搭建政校企合作的董事会、专业联盟理事会、专业建设指导委员会等行业企业参与学校治理平台,促使行业企业制度化地参与高职院校人才培養的决策、教学管理、质量保障等一系列实质性活动,以促进职业院校内部治理能力提升。

二是打造“互兼互聘,共管共用”的“双师”队伍。随着产业转型升级、国家重大战略项目的实施,产业界与学校都加大了对高技术技能水平人才的需求。特别是此次“疫情”后暴露的缺工问题,短期内的“双师型”教師政策势必会加大产业与职业院校对优质人力资源的竞争。这就要求高职院校从现实出发,通过兼职教師请进来和专任教師走出去,实现“互兼互聘,共管共用”的双向互动机制,为高职院校按照产业需求多模式推进人才培養模式改革提供深厚的基础。同时,高职院校围绕集群产业链,设立专业教師发展中心,建设师资共享信息平台,建立师资资源库,并在教学活动、教学管理、教学评价等方面进行一体化管理,充分发挥校际资源协同效应。

三是持續改進內部質量的標准體系。圍繞“雙高計劃”建設任務,遵循“精簡、統一、協調、優化”的標准化原理,構建基于行業素養、專業知識、技能學習等領域的能力指標,多方參與的可測量、可觀察的課程標准、理論教學標准、實訓教學標准、診斷與持續改進標准等教學質量管理標准體系。

四是構建適合專業群的質量保障體系。建立基于工業生産全面質量管理思想的計劃、執行、檢查、改進(PDCA)等四个环节,强调以监控、评价、反馈作为专业群质量管理循环的关键组成,形成常态化的信息反馈诊断分析与改进机制。搭建基于专业群的教学诊改数据监测与管理平台,以诊断与改进为手段,促使在学校、专业群、课程、教師、學生不同层面建立起完整且相对独立的自我质量保证机制,强化各层级管理系统间的质量依存关系,形成全要素网络化的内部质量保证体系。

(四)適應專業群需求,強化二級院系協作關系

一是協同共建“平台+模塊”的模式。由核心專業所在的二級院系牽頭,按照組群邏輯,圍繞對接的産業鏈,共同整合有關教學資源,根據專業群的相關技術標准,如課程結構、課時數量、師資隊伍、考核方式等搭建組群“平台”,共享不同專業的課程、教材、實訓項目,並按照知識結構,由對應專業開發成不同課程“模塊”,依照崗位能力結構的技術能力標准確定各模塊的學時數。

二是協同共建專業群教學資源庫。一方面,按照“平台+模塊”的方式,創建優質、共享型專業群教學資源庫,將原本屬于不同院系的課程內容、能力標准、教學方法等各類教學資源通過優化、改造、整合等方式發布于專業群平台,構建共享型實訓基地;另一方面,對照崗位能力、知識結構,院系之間協作共建專業群知識銜接的實訓項目、一致的技術標准和能力要求,統一群內不同專業的教學質量。

三是協同共建現代産業學院。除“平台+模块”的模式外,二级院系在学校的统筹下,根据产业集群对新技术、新产品、新岗位的需求,通过组织机制创新,整合二级院系内部的各种资源要素,以科层制组建现代产业学院。在现代产业学院内部,要以遵循产业需求为根本点,对照产业集群要素,以专业群带动课程群建设,聚焦产业集群的共性岗位、关键岗位,探索这些岗位的知识关系、建立知识共享机制,吸纳行业企业一线的最新技术、前沿成果,通过项目驱动、问题导向、综合实践的方式构建跨专业的课程群,促进地方产业技术创新与人才培養的全链条全环节融合。

需要指出的是,这些策略并不是一成不变和墨守成规的,需要根据各个职业院校自身的资源配置情况、内部治理特点进行有针对性的变革,才能按照“双高计划”的要求进行有效人才培養。

(文章來源:《中國職業技術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