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富國

發布者:系統管理員發布時間:2017-04-06浏覽次數:2279

把世界引入長江,又將長江引向世界的引航人

 

    長江引航中心是代表國家行使主權,對進出長江的外國籍船舶進行強制引航,對內爲港航企業和船舶單位提供引航服務的長江引航機構。從八十年代初至今,長江引航始終以“把世界引進長江,把長江引向世界”爲已任,堅持“安全、文明、及時、高效”的服務宗旨,共引航來自7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各類船舶近30萬艘次。本著科學、實事求是的原則,克服困難,勇挑重擔,精心組織多次完成特種船的引航任務。南京引航站是長江引航中心成立前的引航機構,1982年爲解決長江進江海輪引航難及准備迎接外輪進江工作,受交通部委托,長江航政局(現長江海事局)在南京航政分局組建引航機構,成立南京引航站。當年從長江航運企業調來兩位經驗豐富的船長和一名大副,擔任引航員。

    蔣富國,1966年毕业于优彩彩票的前身南京河运学校船舶驾驶专业,1967年分配到長航上海分公司拖輪船隊工作,曆任水手、舵工、三副、二副、大副、船長。在任船長工作期間,常年操縱萬噸級船隊航行于“蕪——申”航段,在任駕駛員及船長期間均安全航行無事故。

    19826月調至南京航政局引航站工作,任一級引航員,從事各種類型,不同尺度的中外籍船舶引領工作。1986年任南京引航站站長兼一級引航員。在任職期間,是引航的主要骨幹力量,多次引領外籍旅遊船夜航,超大型船舶及高難度的進江海輪,均安全無事故。

    19836月,南通港开始接待外轮。蔣富國引领一条万吨级苏联籍顶推驳轮去南通。 航行中,苏联船长见如此复杂的航道和航行秩序,紧张得一刻也不敢离开驾驶台。这条船也确实难引,船的前半部分堆满了小山似的木材,而驾驶台却在尾部,又低又矮,蔣富國站在驾驶台,根本看不清前面的航道,瞭望的“盲区”很大,但他并不怯阵。他指挥船只向左转一点,看看右前方水域情况;接着再向右偏一点,看清左前方航道,巨轮象扭秧歌似地在狭窄的航道中走着“S”形路,抵錨地後,他利用熟練的雷達定位技術將海輪穩穩地抛錨在預定的錨位上。船長走進海圖室,將駁船實際抛錨的船位同海圖上標定的作業船位一對照,竟然吻合得一點不差。他大拇指跷得高高地贊揚:“太准確了!我是幾十年的老船長,去過幾十個國家的港口,沒有見到有如此高超技術的引航員!”

    海轮进江不夜航,这是当时交通部的规定。长江航道弯曲狭窄,浅滩、险槽多,航行秩序复杂,远洋轮船吃水深、船体大,万一搁浅、碰撞,后果不堪设想,这正是海轮进江不夜航的原因。然而满载要人和富商的美国游轮“迈克拉·罗斯号”从上海到南京,由于各种原因需白天停泊,夜晚航行。艰巨的引领任务又落到了蔣富國的身上。同时,美国船长对他讲了“三个不能”:不能拉回声、不能改变航速、不能中途抛锚,因为这些都要妨碍船上贵宾的休息。而在游轮驶向长江下游的险要航道白茆沙水道时, 一条机帆船占据了游轮的航道。当时在不能拉回声和减速的情况下,蔣富國用灯光发信号,示意前船避让。一闪一闪的灯光信号发射出去,小船却无动于衷,两船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左舵5,正舵!”蔣富國镇定地下着命令,一丝不差地调整着航向。机帆船近了,追上了。游轮沿着深水道的边缘平安地超越小船,进入了宽阔航道。这时,大家都轻吐一口气。不鸣笛,不减速,顺利通过白茆沙。沉浸在梦乡中的客人们,怎么也想象不出方才驾驶舱里的焦虑和紧张。上水两个晚上,下水一个整夜,“迈克拉·罗斯号”绕过重重障碍,终于安全抵达南京,又顺利返回上海。临下船时,船长特意对中方负责人说:“中国引航员工作态度认真,技术精湛!实在佩服!我希望全世界的引航员都能象他们那样!

    蔣富國就是这样,挑重担,带头干,面对种种艰难,他从来都是宁把千斤担子压自己,不把丝毫困难推别人,引航那些风险大、难度高的船只,并总是有惊无险的顺利完成任务!这使他成为长江乃至中国引航届的佼佼者。1988年,他榮獲交通部“全國內河安全明星船長”的稱號,是10個“金帆獎杯”得主之一。1989年,他被評爲南京市勞動模範,並獲得高級船長技術職稱。1992年獲南京市口岸系統“十佳引航員”以及南京市優秀科技人員的稱號。1993年被評爲長江開放十周年“十佳引航員”,同年開始享受國務院專家特殊津貼。

    199612月蔣富國开始担任长江引航中心副主任,分管安全、生产工作。任职期间,主持制定了进江海轮引航的操纵程序、安全操纵规程引航员引领尺度的规定、引航员使用管理办法等十几项安全及生产管理规定。在以后的安全、生产、管理中,不断建立健全和完善管理制度。并突出一个实(务实)和一个查(督查),克服了进江海轮尺度大、操纵困难、航行程序复杂、航道条件差等困难,在年引航量达万余艘次的情况下,引航安全形势一直处在较平稳的状态,每年的引航安全事故均低于上级规定的1‰以下,特別是03年成功引領50萬噸海上巨無霸“海上世界”安全抵達江陰,創造了長江航運的新紀錄。曆年來,他多次被評爲長航局、長江海事局、南京市及江陰市、長江引航中心先進共産黨員和先進個人稱號。

    1991年,蔣富國撰写的“进江海轮在水流较急的水域内系离浮筒操纵方法及注意事项”被评为优秀论文,并刊登在中国航海引航专业杂志上,这篇论文具有较强的理论性和实用性,解决了长江洪水期系离浮筒的难题。1999年底,蔣富國作为项目负责人,主持申报了“长江下游南京至浏河段夜航及分段引航的可行性研究”课题,获得立项,经过研究,取得了较多的研究成果,一次性通过由长航局组织的成果鉴定与结题评审。在此基础上,2001年開展了進江海輪分段引航工作;2002年,進江海輪夜航工作開展,直至全面夜航。進江海輪分段引航及夜航工作的開展突破了進江海輪不能夜航的禁區,加速了船舶的周轉,提高了港口競爭力,爲沿江的經濟的開發和發展夜航的引領安全打下了牢固的基礎。2003年撰寫的“海輪航經長江尹公州航段的操縱”研究論文,刊登在內河海事專刊上,爲解決進江大型海輪通過複雜航段,確保引航安全提供了十分有益的經驗。

    “每当我穿着整齐的制服,身背望远镜,走上外轮舷梯时,每当我站在远洋轮的驾驶台上,见万吨轮在我的操纵下安全航行时,心里总有一股热呼呼的感觉……”这是蔣富國曾经在一份工作总结上的陈词。40年的職業生涯,平凡中耕耘出一片豐收田地,風雨曆程中練就成榜樣人物,他的認真負責、精益求精、創先爭優,將激勵中國引航界爲水上國門創造更多的輝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