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修順

發布者:系統管理員發布時間:2017-04-06浏覽次數:5539

在海嘯中激流勇進

——国际海运新强人、优彩彩票86级杰出校友孫修順专访

(鄭明杉)

   編者按:孫秀順是我院84届校友孫修順。现任86韋力國際集團的董事長。在短短的十年時間裏,他帶領員工把一個單一的租船公司茁壯成長爲今天集船東、船舶管理、資源開發,以及能源貿易運輸等多個領域業務爲一體的綜合性國際海運集團,令業界側目。近日,我們對這位傑出校友進行了專訪。    

與“海”共舞三十年

韋立國際集團(Winning International Group)总裁孫修順是科班出身的国际海运新强人,与“海”共舞近30年。

    上世紀80年代,年僅20岁的孫修順从中国南京海员学校船舶驾驶专业毕业,被分配到青岛远洋运输公司工作,在船舶和海上工作了八年,让他经历了人生第一个成长和磨炼期。30年前的中国,海员和国际海运能和外部世界接触的机会并不多。回想当年航海的日子,孫修順说:“我渴望了解外部的世界,常常梦想着驾船远航,追逐自己的梦想。八年的航海经历,去过世界上无数个国家和港口,打开了视野,看到外部不同的精彩。1985年當船只靠岸時,我在新加坡雖只逗留一天,對島國卻有了深刻的印象。”

    1992年,青島遠洋把他從海上調到陸地單位工作,他開始了另一番不同的職業經曆,也有機會親身參與航運業務的經營,學會如何攬貨、開拓市場、聯系港口和貨主,速遣船舶等等,更深深體會到海運業的樂趣和辛苦,從此對海運事業一直樂此不彼。他表示,冥冥之中似乎有個召喚,一直引領他要在海運領域開創出一番事業,有所作爲。

辭去國企工作自己創業

    10年後的2002年,孫修順勇敢跨出人生重要的一步,毅然辞去收入不错的国企工作,开创自己的事业。他在香港成立韦立航运,从最开始的航运经纪人做起,为货主提供航运服务,慢慢积累第一桶金。

    他說:“經過多年不斷努力,創建自己的公司,從租船運輸做起,再到擁有自己的船隊,建立自己的船舶管理和經營團隊,一步一步走來,體味了創業的艱難,曆經了人生的酸甜苦辣,堪稱是曆經風雨,終見彩虹。”

 從韋立航運初創,到2010年在新加坡成立韋立國際集團,韋立從最初的一家單一的租船經營公司,發展到今天成爲一個涵蓋租船、船東與船舶管理、資源開發與貿易的綜合性集團公司。

集團的核心業務是航運與綜合物流服務,多方開展上下遊和周邊業務,進而建立多元盈利模式,穩固集團發展。今日,集團業務大略分爲三大部分:

一、租船運輸:

韋立集團起步于船舶租賃,逐步建立“韋立船務”品牌。   目前集團旗下控制的船舶平均爲50艘,在印度尼西亞至中國資源運輸航線,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承運的貨種包括土礦、鐵礦、鎳礦、氧化鋁、煤礦,以及建廠設備等,承運貨量從2004年的300萬公噸增至2012年的3000萬公噸,增加10倍。集團的航線不但覆蓋亞太地區,而且遠達南美洲及非洲,現在還在不斷擴大。

    二、船舶經營:

韋立集團從2007年開始以合營船舶方式進入船東領域,兩年後即發展自己的船隊,購置二手船舶,兼制新船。今日集團的運力超過200萬載重公噸,13艘海岬型船,兩艘新造超靈便型船。

    三、提供綜合物流配套方案:

 韋立集團的終極目標是爲企業貨主解決海運物流的瓶頸,提供綜合物流配套方案。海上浮吊作業是韋立航運特色之一,公司目前擁有30條浮吊,用于印度尼西亞海上錨地裝運出口礦産,有效解決了當地缺乏基礎港口的問題。幾年前,韋立國際與中國魏橋集團、印尼HARITA集團在印尼合資建設的氧化鋁廠,負責建廠設備物流、生産物流碼頭配備建設。

    韋立集團處理的貨運業務量非常大,每月的貨運量超過400萬公噸,基本上印尼出口到中國的鋁礬土95%貨運量都是由該集團承運,因此僅僅依靠15艘自有船舶是遠遠不夠的,集團大概每個月還會固定租用四五十艘船舶負責承運,以確保中國客戶的運輸需求。

    2006年,韋立集團的營業收入爲15000萬美元,今年估計可達4億美元。谈到未来的发展大计,孫修順满怀信心地表示:“我们目前的运力规模已经达到200萬載重公噸,我们希望未来五年不断更新自有船舶运力,适时发展船队增添船只,使船型结构合理,平均船龄不超过10年,货运量预料将随之稳步增长,五年後的货轮运载量料将达5000萬公噸,營業收入則可再翻倍至10億美元。”

   四次創新戰見出成效

    为了保持“低成本、高效益”的策略,孫修順强调“创新”的重要性。他说,创新是每个公司在运营过程中必不可少的环节,是公司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创新来源于日常的观察与思考。至于韦立集团能够有如此大的规模和飞跃,主要归结于四次创新战略:

    一、2004年末,孫修順与印尼发货人大胆提出从码头装货扩展到锚地装货的方式,避免船舶搁浅、装卸受限的问题,使印尼铝土矿的出口量大大增加,工作效率迅速提高,海运物流成本随之降低。

    二、经观察和研究,孫修順决定另订制14個船用抓鬥,從中國運到印尼裝貨錨地,從此租賃船舶的選擇範圍擴大,貨運量也隨之增加。

三、通过探索和实践,孫修順引进浮吊到锚地装货,改变传统装船工艺,大大提高装货效率,降低了海运成本,是公司经营过程中的一项重大突破。

    四、2008年金融海嘯導致世界經濟滑坡,直接影響了全球的貨運量,中國航運業的運輸需求萎縮,運價急劇下跌。中國國內衆多收貨人陸續停止了對鋁礬土的進口,很多中小型航運公司紛紛卷款逃避,整個航運市場出現一片慌亂慘淡的景象。

    孫修順审时度势,立即和印尼发货人组建共同联盟,在不收取海运费和货价的情况下,保持矿区最低限度生产,充分利用剩余运力,把铝土矿从印尼运到中国,在中国港口海关保税存货。一方面避免了运力的浪费与搁置,减少了货物在装货港的积压,另一方面把货物运到中国港口进行保税,为经济复苏做好积极准备。这一策略,让公司顺利躲避了经济风暴,没有遭受过多的经济损失,也提高了韦立集团在业内的知名度与信誉,并为日后的蓬勃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金融風暴後逆勢崛起

新加坡是个小国,但在海运服务方面却是个大国。七年前才在新加坡落脚的韦立国际集团,预计五年後的货轮运载量将达5000萬公噸、營業收入則可再翻倍至10億美元。率领集团成为国际航运新军的孫修順,他是如何逆势崛起?

十多年走来,孫修順难免面对压力和挑战,经营航运也常面临许多风险和考验,包括政治经济层面、外部和系统内部的风险。

他說:“2008年金融風暴過後,航運市場經曆了劇烈波動,瞬間從巅峰摔到低谷。隨著市場波動,長期低位徘徊,很多航運企業難以爲繼,面臨巨大虧損,有的支撐不下去,紛紛關門倒閉。我們能夠在業界屹立不倒、逆勢發展,依賴的不僅是創新的經營和操作模式,也隨之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並擁有充足的現金流保障,而更重要的是我們和上下遊的客戶保持著合作共贏的關系。贏得客戶的信任,就能擁有充足貨源,有貨源,業務量就會持續不斷,這是公司穩步前進的基礎和源泉。在這個過程中,每取得點滴的收獲,都會帶給自己快樂。”

2007年是国际航运的黄金年代,而随着金融海啸来袭,国际贸易立即萎缩,货运船只供过于求,远洋货轮的市场价格大幅下跌,有的从上億美元跌到仅值两三千万,有的从五六千万美元跌到不足1000萬美元。韋立國際的船舶都是在2008年船价大跌之后购入,这就是孫修順所说的“低成本”,这也是韦立能从逆势崛起,并逐渐发展成为国际航运的新生力军的制胜法宝。

韋立航運獲新加坡當局表彰

    韋立集團于2006年在新加坡落腳,2010年成立新加坡集團公司。

新加坡是個小國,但在海運服務方面卻又是一個“大國”。設在新加坡的國際航運公司有上百家,屬于中資企業的大概有數十家。

    孫修順说:“地处国际航运优势地理位置的新加坡,拥有发展航运业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新加坡政府和行业组织大力支持航运企业,也为航运企业在此落地生根、发展壮大提供了优渥条件。韦立一路走来,顺风顺水,见证了新加坡确实是个发展航运业的风水宝地。”

    今年4月,新加坡海事及港務管理局授予韋立航運“海運海事優惠計劃-國際海運企業(MSI-AIS)”獎項。除了享有船舶運費等收入的免稅優待外,韋立航運的表現和貢獻也獲得新加坡當局的特別認可。

現年49岁的孫修順指出,新中两地经营航运,各具优势,条件互补。在中国经营的韦立,把重点放在开拓客源、开发市场,公司的主要精力放在维护客户关系。新加坡航运服务业发达,人才济济,法律制度健全,韦立在此专注经营,维持了与国际航运的完美对接,为集团的客户提供更加完善的物流专业服务。尽管两地的税收制度不同,然而集团在新加坡获得10MSI-AIS稅務豁免,客觀上爲集團的經營減輕了很多壓力。

    航運業本身,尤其是船舶在海上營運,是一個風險很大的行業,存在很多未知數,韋立盡可能將這些未知數變成已知數,把這些不可控的因素變爲可控或者可避免的因素,盡力保證船舶的運營安全。

孫修順说:“从事航运这个行业,必须具备良好的心理素质和抗压能力。在公司运营中会遇到各种困难,但是每当困难得到解决,我都会总结经验教训,汲取新的知识,在未来的工作中引以为戒。”

保持工作與生活的平衡良好

虽然孫修順潜心打拼事业多年,工作繁重,经常奔波在中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等世界各地,但是他的生活并非全被工作充斥、枯燥乏味。工作之余,他有诸多爱好,尽量保持工作与生活平衡的良好状态。

    在生活方面,孫修順有着浓厚的家庭观念,他一家四口过着温馨的生活。平日他喜爱阅读各类书籍,尤其是管理方面的丛书最让他着迷。特别是2010年和2011年,他參加了新加坡國立大學商學院亞太EMBA碩士學位課程,聆聽管理大師的教誨讓他受益頗多,更堅定了他打造創新學習型企業,秉持終身學習的信念。

在公司方面,孫修順要把企业塑造成具有“关爱”文化的场所。他经常为员工及其家属组织活动,例如进行环绕麦里芝蓄水池步行、打羽毛球、保龄球等,以锻炼身心及加强员工的团队精神。

 地處國際航運優勢地理位置的新加坡,擁有發展航運業得天獨厚的條件,新加坡政府和行業組織大力支持航運企業,也爲航運企業在此落地生根、發展壯大提供了優渥條件。韋立一路走來,順風順水,見證了新加坡確實是個發展航運業的風水寶地。